是什么让他们勇敢?

2019.01.28

“ 他人的认可、成功、财富以及归属感被视为令人愉快的体验,但同时它们也是诱惑自我的陷阱。我们不靠追求认可、成功、财富和归属感来过日子,我们选择好好地生活,而认可、财富、成功和爱或许只是其副产品。” 

——莱卢


640



640

“我想跳出媒体宣扬的模版,

成为该成为的样子”


一早打开邮箱,读了一封名为“回复:灵魂七问”的邮件。这封邮件躺在邮箱里两天了,因为我两天来一直在路上、会上、工作坊上,没有机会静下心来去读它,一封大概有4000字的,来自同事的邮件。


是的,我们的90后、95后的小伙伴,也有愿意静下心来,这样和你沟通的时候。尽管终日忙碌,我们仍然希望有机会稍作停顿、安静的听到灵魂的声音,和自己对话,同时也彼此聆听,彼此启发。


“现在活着,我觉得只是为了不辜负自己,为了能够‘捏’出一个真正的自己。我曾经是流行文化追随者,爱尝鲜,喜欢各种好玩的东西。从英国毕业回来找工作的那段时间,我发现自己跟国内的节奏似乎有点脱节,社会的变化带来的同辈人甚至更年轻人的成功和灯红酒绿让我感到焦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慢慢不再打开公众号等等媒体的内容,关闭了给我极大焦虑的某些好友的朋友圈推送。时至今日,我不那么焦虑了,但是也变得非常“钝感”了。我的个人愿景很简单,一生温暖纯良,不舍爱与自由——找到自己,找到真正打动我的人和事,在吵闹纷繁又可爱快乐的红尘,跳出媒体宣扬的模版,成为该成为的样子。”


这是一段让我泪目的文字。这样的愿景,多么的雄心勃勃啊。它让我想起昨天和伙伴们探讨过的《重塑组织》中的一些话:


“人生的终极目的不是成功或者被爱,而是能够最真实的表达自己,活出真实的自我,尊重自己的天赋与使命,并且服务于人类以及我们的世界... 生命被看作是一段个人与集体朝向我们真实本质不断发展的旅程。我们不需要为生活设定目标,也不用念叨着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生命方向,而是学会放下,并去聆听生命,体悟它想要通过我们活出怎样的精彩。” 



640-2

来自别样青年的礼物


我想起最近在采访五位年轻人时所感受到的积极的力量,立刻把采访笔记发给了这个小伙伴,希望为她伟大的愿景增添一点点启发和勇气,也想把这五位年轻人的故事,分享给大家。


与这个时代(或者说今天的朋友圈)给我的整体印象截然不同,在我所采访的5位蘑菇头(这是青年志对别样青年的爱称)中,我看到的不是顾影自怜、精于计算、和虚荣,而是视野广阔、敢于冒险、和尤为宝贵的真实。他们每个人都无比感恩于自己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他们通过五种不同的事业,在做着几乎完全一样的、他们认为值得的事:让中国的年轻人看到更多,知道更多,经历更多,选择更多,进而才有可能找到真实的自我。


他们共同的发出一个声音:我们所处的生境的复杂和不确定是既成事实了,面对焦虑,我们想让那些恐吓、安抚、和麻痹都滚开,我们要吹开那些试图蒙住我们双眼的迷雾,直面现实。我们会为自己找到解决的办法。


什么是“别样青年”?我们所处的极速变化的时代中,个体是脱嵌的,容易孤单,迷茫,受挫,人们希望世界变化的慢一点,甚至否认已经发生的变化。年轻人中的大多数也不例外,除了随波逐流之外没有勇气做出别样的行动。但是总有不一样的人,他们相信梦想,怀抱信念和爱,他们是勇敢提问和反思、并且去解决“时代焦虑”的人。他们是可以让改变发生的人,带给人们希望的人。


640-3

不要恐吓或安抚,我们直面焦虑,

寻找解决办法。


王子一 - 野建筑 创始人

“我们是建筑师,新时空事件的触发者,想象力场景的制造商。”


我看见的王子一,是一个亢奋的、疯逼的创造者。他把对社会的哲学层面的思考,落地于在建筑学上的想象和玩耍。他的项目基本上是《游牧》这本书的戏谑体验版。

640-2

王子一在他的“神经”空间里 ©王子一

“基于分布式的网络空间结构,必然会导致这个结构里的空间和实体,呈现一个流动的状态。一个隐喻,就是游牧。我们这次青年日的参展装置,是一个系列——“神经城”。“神经城”是双关语——城市更加聪明,以及更加神经兮兮。这个项目有一个半虚拟半真实的设定,就是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半神经质的。戏精综合症,不蹦迪会死族,死理性癌晚期,网络锦鲤必转型神经病,吸猫成瘾症... 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它们每一个都是新的生活方式,新的生活态度。我们戏谑的把他们表现成“神经病”。我们会给他们一个“病情强化室”,对,是去强化,而不是治疗这些病。为涌现出来的新生活方式提供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可以是建筑、房子,可以是虚拟空间。让他们可以去过这种生活。最终,这个城市就是由一个一个神经空间去涌现出来的,新的城市。”


“对安全感的处理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去告诉人们,也没有那么不安全。而我们是另一种,我们想击碎他对于安全的期待。告诉他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房子已经买不起了,你租房就可以了。租房的生活品质可以比买了房更高。应对北京的生活,你买个100平米,从建筑学的角度来看,大部分都是无效空间。面对今天的现实,我们必须要用游牧的形态了,发挥一些想象力,十平米就可以生活品质非常高。游牧生活已经涌现出来了,我们用游牧的手段来满足游牧的生活。它的核心是分布式,去中心。”


Lucia - 当下频道 创始人

我们是一个诞生在消费升级时代的短视频工作室。想要给你一个看待青年文化的不同视角。”

电话那头的Lucia从早上8点就忙碌起来,“整个12月都没有觉睡”的她,听不出疲惫,却透着兴奋劲儿。


640-3

Lucia和伙伴们 ©Lucia


“为什么年轻人丧,为什么佛系?我很好奇,佛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就去了寺庙里面。一个95的小师傅带着我们,我们在两天里,体验他们的生活、起居。我最大的发现是,佛,不是你不care任何事情。而是把每件事情都做好。我吃饭的时候专注在吃饭,怎么端起碗来,筷子怎么拿。不会去想其他。佛系不是放弃、丧,而是把所有事情都专注的做。结果不好没关系,但是反正很专注做了。这对我当时的焦虑情绪有非常大的缓解。” 


“在我看来内容分两大类型,一种内容是戳你的情绪的,令你嚎啕大哭或者哈哈大笑。用户的路径就是:刷到,被触动,转发。另外的一种内容是寻求答案,寻求解决方法的。用户的路径是:提问,搜答案,找到最优解,然后@给相关的伙伴或者收藏。现在的分发机制,对于后者不是很有利。在中国的语境下,前一种内容麻痹你的焦虑,后一种在帮你解决问题,因为你的焦虑可能来自于疑问,他就帮你解决疑问。”


“我既然选择后面一条路,它的商业价值是有production value,我的东西是可以被反复观看的。很多人发现《当下频道》之后,会去挖之前的内容看的。我们在商业变现上也有自己的空间,虽然没有前面一种大。当我想清楚了这些的时候,就不那么焦虑了。”

 

“我们2016年成立的,当时是风口,每个礼拜都会接到投资人的电话。而今天,当时的同行已经寥寥无几了,而我们还在。还是回到我们一开始为什么做这个事情。我是为了中文的视频更多元。另外,我想给想做这样内容的小伙伴提供机会。我有没有做当时想做的事情呢?两点都有做到呀,我就觉得挺好的。”


海鑫 - ttg旅宿 创始人兼CEO

ttg是住宿运营服务商,是新一代旅宿文化探索者。”


“我问了几个青旅老板,开青旅都需要具备什么,回答都是,当时想开就开了,没想太多。后来我发现酒店行业真的很复杂,不适合年轻人来搞。我在拼命的学习。”


海鑫是个语速特别快的人,只有在我问到“你怎么定义ttg的成功”时,才让她停下来,饶有兴趣的稍作思考。她喜欢在旅行中寻找什么让自己快乐。相比曾经从事过的“教育”行业,她相信现在做的事,是对于她的年轻用户来说更有启发的。


640-4

ttg的线下活动“拉杆箱市集” ©ttg旅宿


“我之前是在高校做辅导员,我看到了2000多个年轻人是如何去做选择的。我第一份创业是做培训,感觉和在高校是一样的——告诉你一个目标,然后帮助你获得实现。后来,我发现年轻人需要的其实不只是这些。他们需要的是知道更多,知道更多是可以帮助年轻人去做选择的。”


“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过我想要的生活,这是多么自由的感觉啊。这是我们这代年轻人才有的,爸妈那一代是没有。你可以想去哪过就去哪过,这个是会给年轻人激励的,只要你够努力,你是可以有这样的生活的。而且很多人已经实现了。而且这样的生活并不见得特别贵。”


“去年认识青年志的Cassi时,她分享一段话说,现在年轻人可以带着自己的行囊,到不同空间,过着自己的生活,在同样的时间点醒来,喝通常习惯喝的牛奶或咖啡,然后去晨跑,然后去周围逛逛,跟你原来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今天想想,我觉得这很美好。关键是知道自己的行囊里要装什么,怎么筛选。”


Vivian - WhatYouNeed 联合创始人

“WhatYouNeed是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


“大学的时候,总得要经历一些、看到一些好玩的,新潮的东西,才会知道什么是好玩的,或多或少的更了解自己,感觉到对什么有热情。”


Vivian今年25岁,“仍然在努力的寻找自己是谁,可能会成为谁”,于此同时,她和小伙伴的WhatYouNeed正是想陪伴更多年轻人去探索这些问题。


640-5

几天前vivian的25岁生日庆祝 ©vivian


“个人观点,现在的大学没有那么好玩、有趣、活跃。我现在还是会发现大学里的活动、文化氛围是和五年前、十年前一样的。海报的设计跟十年前还是一样。那些游园会还是六七年前的样子。那大家每天在大学里面在干什么呢?总得要经历一些、看到一些好玩的,新潮的东西,才会知道什么是好玩的。但是大学还是挺不好玩的。对于年轻人来说,接触的东西多了,会或多或少更了解自己,感觉到对什么有热情。就可以不那么纠结、那么被动。”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想给年轻人新鲜、好玩、先锋的东西。我们的价值观和使命,会让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去想这样的观点、生活方式,对我们的受众有什么好处、收获?我们会彼此折磨彼此,对对方会要求说,就要做最好的。”


尹剑侠 - UOOYAA 创始人

“UOOYAA (乌丫) 一个充满了艺术感和想象力的创意品牌,服务于那些‘真实’、‘有趣’的时髦大妞。”


“青年的焦虑是伪焦虑,因为还有很多的时间、机会。真正的焦虑是中老年,当年也想自己还是会有时间的,但是时间给他了,机会过去了,这些事还是没做到。那是真正的焦虑。当然,我觉得我肯定是青年人。”


剑侠是“资深”青年了,他做了一件很酷的事儿——在他的公司里推行了“自组织”的模式,“为了有趣。”


640-6

乌丫的顾客们 ©尹剑侠


“大环境还是挺让我焦虑的。它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是我hold不住的。这是个比较马赛克的话题了。真正的经济活力来自于个体的释放,个体价值的表现,这会带来创新、带来需求,带来经济的活力。但是今天的这个马赛克的氛围非常影响个体敢于创新、敢于发表想法的活力。进而会影响整个社会的活力跟经济活力。这个焦虑是,我们人力所不能逆转的。我应对的方式,只能是,设想一个悲观的未来,做好非常长期的心理准备。另一方面,我们做公司,做组织,还是要用最积极的心态去应对。我们还是考虑去做国际化的事。比如去年我去了以色列。那么小的弹丸之地,每个企业都是看国际市场。中国反而是没有国际视野。所以我想,再怎么差,总还是比他们强。也可以尽早做准备,国际化发展。”


”这是年轻人的心态,就是往前看,往更大的视野去看。而不是思维停留在过去,停留在今天。”



640-4

面向青年


我无比感激自己获得了这次采访的机会。放在前两年,年底有一堆的战略要研究和规划、目标要制定、有一堆的计算、游说、谈判,我是不会做这种“不务正业”的事的。但是这次听从了直觉的我,收获是巨大的。


不论在什么时代——过去十年,我们和一届届的年轻人共同经历了奥运盛事,全球经济危机,楼市泡沫,创业风潮,直至看见经济下下下行,感觉像是经历了好几个时代了——当身边的大多数人感到悲观、迷茫的时候,我的身体反应总是将我转向青年,尤其是那些别样青年。每一次我都会从他们那里,看到强有力的回响——没什么可怕的,有很多希望啊,并且你看我们已经在干了,而且干的很带劲呢。越是在有点儿艰难的时代,“青年驱动改变”的使命越是在内心深处发出强烈的感召。


同时,我也感到深深的惭愧,青年志发出的声音还太微弱,我们所感受到的力量,应该让更多人感受到。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青年日2018://游牧大会,一年一届青年文化生态的不可思议节日!
无论你昨日是否身处现场,我们都期待与你重温这些精彩故事与内容!
为什么说12.22在魔都的#游牧大会#一定要去!?| 青年日2018
青年日2018://游牧大会正式售票啦!
请注意!这里有场#游牧大会#即将降落魔都!|青年日2018
倒计时25天,这可能是今年有着最多元鲜活的思考与行动的节日了!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青年志\品牌定位 品牌定位方法 品牌定位案例 青年志\品牌策略 青年志\品牌营销 青年志\用户体验设计 青年志\服务设计 青年志\文化营销 青年志\品牌年轻化 青年志\蘑菇星球 青年志\蘑菇头